我已授权

              注册

              安华农险十年突变脸:亏损2.94亿元

              2019-03-11 10:10:09 中国经营网  陈晶晶

                2月18日,安华农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24405;?#31216;“安华农险?#20445;?#21457;布的两则公告显示,董事长李富申和总经理张剑峰已经离职。值得一提的是,新一任总经理正式履职前,由公司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总精算师周县华担任公司经营管理层临时负责人,代行总经理职权。

                年前,业内曾一度盛传张剑峰将离职,由副总经理兼总精算师周县华将担任公司临时负责人。而近日安华农险的自身公告终将此事坐实。

                《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发现,董事会临时负责人并非选自第一大股东融捷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24405;?#31216;“融捷投控?#20445;?#27966;驻的董事,而是由来自第二大股东——安华佳和投资有限公司(以?#24405;?#31216;“安华佳和投资?#20445;?#27966;驻的董事张韧锋担任。

                而安华佳和投资,正是两年前安华农险公布的增资计划中,持股比例被较大程度稀释的股东之一。

                实际上,也正是因为增资,引发了安华农险一系列矛盾,一些股东起诉安华农险增资违反规定,直到2018年12月底,法院公布了当时的民事判决书,安华农险股东内斗事宜暴露在公众面前。

                高层换人

                据前述公告,李富申自2018年12月27日起,不再担任安华农险董事及董事长职务,由董事张韧锋自2019年2月14日起担任公司董事会临时负责人,代行董事长职责。2019年2月14日起,张剑峰不再担任总经理职务。在新一任总经理正式履职前,由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总精算师周县华担任公司经营管理层临时负责人,代行总经理职权。

                对于董事长、总经理离职原因,安华农险方面未正面回应,仅表示,“根据公司治理及经营管理需要,近期公司的治理层和经营管理层出现了一些人事变动,公司严格按照《公司法》等法律法规、相关监管规定及公司《章程》要求,依法合规履行内部决策程序。相关事项公司已按照规定向监管部门报告,并在公司官网进行了公开信息披露。其他相关事项以公司公开信息披露为准”。

                记者就融捷投控董事长吕向阳为何没有担任安华农险董事会临时负责人一事,联系融捷投控投资部办公室人?#20445;?#20294;对方表示,拒绝?#37038;?#30005;?#23433;?#35775;。某财险公司合规部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第二大股东方的董事被推选为董事会临时负责人,不排除是因为第一大股东方提名的董事,没有得到足够的支?#32456;?#31181;可能。根据监管规定,“董事长不能履行职务或者不履行职务的,由副董事长履行职务(设有多名副董事长的,公司章程应当明确履行特定职务副董事长的确定方?#21073;?#21103;董事长不能履行职务或者不履行职务的,由半数以上董事共同推举一名董事履行职务”。

                某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对上述看法表示认可,并表示,可能多数股东在权衡人选时认为,由第二大股东方的董事担任董事会临时负责人,可以更大限?#20219;?#25252;自身利益。

                资料显示,安华农险成立于2004年12月,注册资本金为10.575亿元,总部设在吉林省长春市,截止到2018年?#21215;?#24230;末,其股东有21家,股权结构较为分散。

                记者注意?#21073;?#36817;年来,由于股权结构分散,安华农险内部矛盾隐现。此前,2018年12月底,中科恒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24405;?#31216;“中科恒源?#20445;?#31561;几家股东与安华农险相关纠纷被公开,更是将安华农险内斗?#39057;?#21488;前。

                股东内斗往事

                从时间线来看,事情需追溯至2015年9月,彼?#20445;?#23433;华农险召开2015年第3次临时股东大会,通过了一份增资扩股议案规定,第一轮增资计划以1.16元/股的价格,按各股东现有持股比例对应的同比例认购方式进行,发行新股不超过40亿股(含40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46.4亿元(含46.4亿元),而且规定,参加本次增资的股东必须于2015年10月31日之前与安华农险签订?#24230;?#36141;协议》,于2015年10月30日之前足额支付增资款,否则均视为放弃认购的增资额度。

                两个月后,2015年11月26日,安华农险第四届董事会第22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安华公司2015年增资扩股协议认购情况的报告》,最终确定参与第二轮认购的主体,并同时对第二轮认购额度分配、认购协议的签订及缴付时间、增资后的股权结构进行?#21496;?#20307;确?#31232;?/P>

                一年?#38498;螅?016年12月15日,安华农险召开第三十九次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了《调整增资议案》,对第二轮认购额度分配、增资结果、章程相应修改、认购缴款及签约期限的进行了一些调整。

                判决书显示,安华农险股东中科恒源方面认为,上述安华农险第三十九次董事会会议决议不具备法律效力,应予以撤销,但最后未得到法院认可,遭到驳回。

                中科恒源方面认为,安华农险第三十九次董事会决议虽以《调整增资议案》的形式出现,但该《调整增资议案》内容与增资方案存在重大差异,且安华农险第四届董事会假借安华公司名义要求股东提前履行《调整增资议案》确定的新方案,实质上已属新的增资安排,该第三十九次董事会决议已明显超越了董事会职权。涉案第三十九次董事会决议不但超越董事会职权范围,内容也?#29616;?#36829;反《安华公司章程》规定,对中科恒源产生强制?#38469;?#21147;,已实际损害了中科恒源及其他股东合法权益。

                2016年12月30日,安华农险召开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全体股东均出席了会议,审议了《关于提请审议确?#26174;?#36164;相关事项及相应修改公司章程的议案》,议案主要内容即拟在原10.575亿股股份的基础上,新增股份41.7171亿股,增资后总股本52.2921亿股。

                按上述增资方案,有11家参与认购,另有11家股东未参与此次增资。一些股东持有安华农险股权便会集中上升,而一些未参与增资的大股东股权便受到大幅稀释。

                反差最明显的则是,融捷投控的持股比例将由17.021%上升为20%,坐稳第一大股东之位,中科恒源由9.173%上升为18.500%,由第三大股东升为第二大股东。而原本第二大股东安华佳和投资的持股比例将由10.213%降为2.065%;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由6.809%降为1.377%。其他九家股东方股份也被不同程度稀释。

                一些股东或担心权益因此受损,上述审议并非全票通过,而是只有占出席会议所有股东所?#30452;?#20915;权股份的79.196%的股东同意,20.804%的股东?#22336;?#23545;意见。

                2017年12月26日,原中国保监会发展改革部向安华农险出具《关于要求安华公司依法合规开展增资工作的函》,要求安华农险撤回《关于增加注册资本及修改公司章程的请示》(安农险字[2016]666号),退还相关股东增?#39318;?#37329;;暂停股东中科恒源、陕西佳乐紫光科贸有限公司的增资权利,不得参与安华农险后续增资事宜;限制股东行使“公司股东优先购买权可以转让”的权利,修改章程第二十六条第八款;抓紧制定增资方案,依法合规推进公司增资工作。

                自此?#38498;螅?#26681;据安华农险官网资料显示,安华农险股东大会的决议虽大部分能通过,但出现20%以上的反对票已是常态,股东间的内斗?#26377;两瘢?#23433;华农险也再未公开提出增资一事。

                五大险种亏损扩大

                监管层由上而下的关注,将票据套利助推至风口浪尖。究竟什么是票据套利?如何规范这类现象?

                据?#31169;猓?#31080;据套利现象发生在银行结构?#28304;?#27454;利率高于票据贴现利率?#20445;?#20004;个或多个企业合?#20445;?#36890;过伪造合同、发票等虚构贸易背景。例如,A企业到承兑行购买结构?#28304;?#27454;后质押开?#20445;?#31080;据支付给B企业,B企业到贴现行办理贴现获得资金。在这个过程中,A企业和B企业合谋套取?#31169;?#26500;?#28304;?#27454;与票据贴现之间的利差。

                在这一过程中,没有发生实际的贸易往来。对企?#36947;此担?#20854;付出了贴现利率,得到?#31169;?#26500;?#28304;?#27454;的高利率;从银行角度来讲,银行的负债端增加?#31169;?#26500;?#28304;?#27454;,资产端增加了贴现票据,依旧是一个双赢的?#32622;妗?/P>

                国信证券(002736)银行业首席?#27835;?#24072;王剑向记者?#27835;觶?#31080;据套利空间的存在,根本原因在于存贷款市场的利?#35270;?#38134;行间市场的利率,依然没有完全并轨,而银票贴现业务的有趣之处在于,它更大程度上属于存贷款市场,但利率却更大程度上跟随银行间利率,成了两个市场之间良好的套利工具。

                大量的票据套利会对企业真实票据融资需求产生挤压,影响票据融资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兴业研究在研报中指出,在信贷规模总量有限的情况下,如果一部分资金被非真?#24471;?#26131;背景的“融资票”套取,则意味着一部?#32456;?#23454;的融资需求得不到满足,即非真?#24471;?#26131;背景的票据对真实融资票需求?#21215;?#21344;。

                谈及如何解决非真?#24471;?#26131;背景的“融资票”套利问题,兴业研究建议,银行要严查贸易背景,回归票据融资对实体经济支持的本源;关闭套利空间,减少套利?#25214;潁?#30701;期来看,结构?#28304;?#27454;利率过高,为票据套利提供了空间,因此应解决结构?#28304;?#27454;利率定价不合理、过高的问题,长期来看,应加快推进利率市场化进程,从根本上解决定价扭曲导致套利空间存在的问题;同?#20445;?#30417;管落地后转贴现或迎来交易获利空间。

              (责任编辑:李亦斐 HF06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27809;ё月?#20844;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35748;?#37329;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